网上顶呱刮是真的吗|顶呱刮2元彩票

70年:一个巴蜀县城的交通巨变

2019-09-02 09:42:10  来源:新京报

一段回乡路,三代祖孙情。这条路,不仅承载了我们祖孙三代的成长,拉近了我们与外面世界的距离,更是见证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交通巨变。

难于上青天的蜀道

大巴山脉腹地有一条河,名叫大宁河。这河即将流经小三峡时,在它北岸有一座千年古城大昌,就是我的家乡。

不清楚大昌的得名是否与大宁河的古名“昌江”有关,但这城与河的命运休戚相关确是事实。河的上游是明清时期十大盐都之一的“宁厂古镇”,所产食盐从水路运至大昌,然后从这里销往陕鄂地区。

千百年来,大昌就是川陕鄂古盐道上一个重要的码头,很多百姓?#23478;?#36137;盐为生。我的祖父便是其中之一,他有一个不足十人的小商队,把食盐?#20998;?#28246;北九湖地区,回程把当地的布匹贩回四川。全程肩挑背扛,一次买卖下来少则费时一个多月,多则近三个月。

在祖父那个时代,相?#26434;誆叫校?#27700;路交通无疑是最为便利的。大宁河流下去,经过滴翠峡、巴雾峡和龙门峡便汇入长江,汇入口即是巫山县城所在地。从大昌到县城顺流而下只需半日时间,沿途风景如画,但也险象环生。大宁河“一里三湾,弯弯见滩”,最令人胆寒的便是“银窝子”,有民谚为证:“银窝子,银窝滩,十船开过九船翻”。滩陡水急,白浪翻滚,形似白银流淌,加上不少商船葬身此滩,据说水下金银成窝,故得名“银窝滩”。

如果说顺流而下危机四伏,那么逆流而上则是万分艰辛,而且费时费力。当年船本身没有动力,全靠纤夫拉船和船工撑船,需时两天方能?#28216;?#23665;县城到达大昌。这一交通方式千百年来变化不大,小三峡两岸用于拉纤的古栈道便是其见证。

漫长的“站”火车之路

变化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机动船开始在大宁河运行,县城至大昌的回程时间缩短到一天。在三峡水库建成之前,小型机动船一直是往来县城与大昌的主要交通工具。枯水季节,船过?#31243;玻?#20056;客需要下船?#21483;?#19968;段路程。搁浅则是常态,一旦搁浅,一些船工就必须下水推船,另一些船工则用竹篙撑船,大致属于半机动半人力的状态。

三峡水库蓄水后,大昌古城整体搬迁,原址则深潜水底。小三峡段的大宁河不再有险滩,也不再有以前的喧嚣、灵动和节奏感;河面平静如镜,也就没有了顺逆流之分。交通工具也变得多元,除了普通客船,快艇也出现,前者从县城到大昌镇需要七十分钟,而后者只需要三十分?#21360;?#20197;前出行用时以天计,现在以分钟计。

在上大学之前,我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邻近的奉节和巫溪,对蜀道难没有太多的体会。1994年,到南京大学读书,方知出入家乡有多不方便。?#28216;?#23665;到南京,坐轮船需要五天时间,如果遇到洪水禁航,那么还需要多等待几天;回程则需要近一周的时间。

大学第一学期寒假回家,我第一次乘坐火车,先从南京到襄樊,然后从襄樊转车去宜昌,再从宜昌乘船回巫山。且不说换乘之苦,单是从南京到襄樊一段坐车经历便让我至今心有余悸。

确切地说,那不是坐火车,而是站火车。时逢春运,买不着坐票。因为以前?#28216;?#22352;过火车,所以怀着好奇买了站票。上车时人太多,根本无法从车门进入,只好从窗户里爬了进去。?#36947;?#20154;与人之间的距离完全为零,没有立锥之地。神奇的是,那些卖凉粉、方便面和矿泉水的小推车居然能顺利穿行其中,每次小车经过便意味着我要金鸡独立或者完全悬空。没法睡觉,连蹲下来打瞌睡的空间都没有。

从此以后,我对坐火车有了心理阴影,所以之后三年宁愿选择需时一周的轮船,也不愿经受那罚站罚觉之苦。轮船让我有一个床位,可?#36816;?#22788;走走,看看风景,读读书,跟人聊聊天,倒也自在舒适。舒适的代价就是费时颇多,从家乡往?#30340;?#20140;在旅途中的时间需要小半个月,暑假时间长倒无所谓,寒假时间短,经常感觉刚到家又得走了,一直在路上。

被汽车取代的客轮与快艇

1998年,我继续在南大社会学系读研究生,回家的方式有了改变。当时新开通了一趟?#28216;?#38177;到宜昌的火车班次,而且能买上坐票,我终于对火车不再排斥。从南京坐到宜昌只需一天时间,然后再花四个小时坐快艇从宜昌到巫山。从一周到两天,感觉无比快捷。

从1998年到2008年,快艇是从宜昌到重庆最为便捷和舒适的交通工具。这些快艇据说?#36828;?#32599;斯进口,配有?#21482;?#29627;璃舷窗便于观景,另有空乘式服务感觉十分时?#23567;?#24555;艇在峡中乘风?#35780;耍?#36367;浪而行,十分拉风。以前普通客?#20013;?#35201;三天时间从宜昌到重庆,快艇则只需要十个小时左右。在快艇的冲击下,传统的客轮开始?#39034;?#23458;运市场。

没想到的是,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,曾经风头无两的快艇很快也消失了。这次取代它的是陆路交通工具。2010年沪蓉高速重庆段建成,巫山县开始通高速公路。快艇虽快,但是毕竟在水路行驶,完全比不上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。现在三峡航道上已经不见客轮和快艇的踪影,只有货轮和完全用于观光的豪华游轮,家乡千年来基本依靠水路交通的历史画上了句号。

家乡的高速公路建设颇为不易。以前是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;现在则是逢山钻洞,不遇水?#24067;?#26725;。沪蓉高速三峡段一半是隧道和桥梁,超过两公里的隧道比比皆是,行驶在其中如同穿过时光隧道。除了高速公路,近年来家乡也开通了若干高等级公路,其中包括大昌至湖北九湖段。

2017年我带着年近九十的老父亲开车到九湖自驾游,父亲少年时曾跟随祖父到此经商,也经常跟我提及早年的见闻。?#26377;?#25105;就觉得九湖无比遥远,需数十天方能到达。结果现在一天时间就驱车到了九湖,才发现大昌至九湖的直线距离原来如此之近。父亲感慨不已,而我幼时的时空观则彻底湮灭。

飞机让我发现家乡别样的美

2007年我到北京工作,回家大多选择从北京乘飞机到重庆,然后坐汽车到巫山,全程用时一天。

原本已经觉得很快了,但没想到变化来得更快。今年初,巫?#20132;?#22330;建成;8月16日,机场成功首航。巫?#20132;?#22330;海拔一千七百多米,形似航母。极目?#30701;鰨?#21335;侧便是瞿塘峡,东北侧是巫峡,高峡平湖的景色尽收眼底。

我曾经无数次坐船经过三峡,每次都是从江面仰望两岸山峰;现在则可?#28304;?#23792;顶上俯视长江,平视险峰,这种似曾相?#38431;?#26410;识的体验?#28216;?#26377;过。机场的建成不仅让我可以免受辗转换乘之苦,也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发现家乡之美。

短短几十年,家乡的交通从不变到巨变。巫山这个偏远之地如今建成了水陆空高速交通体系,而且改变还在继续。途经巫山的郑万高铁即将开通,届时从北京到巫山只需六小时,比我高中时从县城回老家所用的时间还要少。

父亲从来都不爱旅行,但是他最近居然计划未来要乘坐高铁,来北京小住几天,逛逛颐和园。看来,便利的交通不只是改变了我们的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,也重塑了我们的时空观和亲密关系。

(北京大学社会学?#21040;淌?卢云峰)

(责任编辑:张凤元)
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“人民交通杂志”/人民交通网,所有自采新闻(含?#35745;?,未经?#24066;?#19981;得转载或镜像,授权转载应在授权?#27573;?#20869;使用,并注明来源。

2、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?#24895;?#36131;。
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?#23567;?#30005;话:010-67637567

时政 | 交通 | 交警 | 公路 | 铁路 | 民航 | 物流 | 水运 | 汽车 | 财经 | 舆情 | 邮局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版权声明 | 人员查询 | 我要?#38497;?/a> | 招聘信息
总机:010-67637567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:100079 本刊法律顾问: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
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-2
网上顶呱刮是真的吗 烟草个人怎样赚钱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天津十一选五14期开奖结果 2013六合彩曾道人资料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体彩 北京快三开奖助手 欢乐棋牌 赌场纪念品 电竞公司是怎么用流量赚钱的